张朝阳和王小川拿出1.8亿元为人工智能情怀买单

没睡醒的大佬在干什么不知道,睡醒了的大佬在忙着搞人工智能

搜狐创始人张朝阳和搜狗CEO王小川今天让一种叫情怀的东西落地,搜狗公司宣布捐赠1.8亿元给清华大学,用于联合成立“清华大学天工智能计算研究院”,专门研究人工智能的前沿技术

按照王小川的话说,“盖大楼、请大师、做大事。”这个研究院主要的职能是,“一方面是在理论上通过大师的引入,跨学科的研究,通过企业的介入,能够有一些在学术上突破性的发现,我们有一个更高的期待就是突破性技术的发现,以及能够把这些技术跟企业创新结合,做出一些黑科技的产品,产学研一体里面我们都会去做。”

张朝阳和王小川的清华情怀

之所以选择清华,很简单,因为张朝阳和王小川都毕业于清华,清华毕业的身份有的时候起到了关键作用,而今年是张朝阳在清华毕业的第30个年头,加上人工智能恰好在今年被拔尖到了一个新的高度,所以这对他来说也很有意义。

按照张朝阳的话说:“一说起清华,我就感到很骄傲,以及后来各方面的融资,会因为我是清华毕业的,而给别人带来一种这个人还是不错的,有基本素质,受过良好教育的感觉。我觉得,每个人的一生要有所感恩和回报,而对清华的回报和感恩,我们应该做的第一件事儿就是这次捐赠,这也是我们搜狐集团和搜狗做的第一次规模比较大型的捐赠。”

王小川也表示:“本身搜狗和清华就有很深的渊源,一方面,像张朝阳、我本人,还有我们三个VP都是从清华毕业的。而且我们之前做搜索的时候,跟清华就有一个联合的实验室,做快速的技术积累的时候,有很多从清华引来的人、技术来进行一个搭建。”

王小川的人工智能情怀

之所以要成立人工智能研究院,最好的由头无疑是上个月、谷歌人工智能AlphaGo以4:1血洗韩国棋手李世乭引发了一波作为人类的恐慌。比赛期间,国内的公司也都在蹭话题、蹭热度,但是目前让我唯一能记住的,也就是王小川在做客直播间的解说,以及为了人工智能的胜利而搞了个仪式感强烈的“狗胜节”,所以在AlphaGo赢了后的第一个周一,别的公司都在苦逼正常上班,只有搜狗的员工放假一天。

有了个性十足的老板有时候也挺有意思的,何况王小川对人工智能的情怀可以往前追溯两年前,按照王小川的话说,本身的团队搭建太复杂,后来不得不放弃。现在,依托清华在学术和研究领域的技术优势,

王小川之所以能在人工智能领域杀出一条血路、脱颖而出,在于当大家都认为李世乭必胜的情况下,王小川在2月份就在知乎上预测AlphaGo将获胜。这位活跃于知乎上的CEO是前沿科技的忠实拥泵(俗称“脑残粉”),当微软HoloLens出来的时候,他也第一时间发表对产品和行业的看法,观点鲜明、却又不乏理论支撑。很多时候,他是个比张朝阳更出风头的CEO。

在很多人认为“情怀”这个词因被“情怀大湿”罗永浩用得太多而失去了严肃性时,罗永浩至少做到了把情怀晒干了之后装进锤子手机里,批评者多,拥护者众。在中国,往往情怀一定程度上能弥补中国人信仰缺失的遗憾,只是,有的人把情怀用来做企业宣传,有的人用情怀来骗钱,有的人把情怀变成实实在在的行动。

王小川在接受采访时说了什么?

为了保证原汁原味,下面整理了王小川在接受媒体采访时的部分回答:

问:目前百度、谷歌的无人汽车比较火,现在国内大批创业的领域,VR虚拟现实,中国的人工智能、深入学习、虚拟现实,目前的现状怎么样?

王小川:两个前沿的技术方向,一个是AR、VR,一个是AI,这是两大主流。国内现在的现状,更多是国外已经有一些成熟的技术,我们可以很快的吸收。论文已经发表了,我们可以有很快的转化。但这种情况通常还是跟进,不管是理论研究的高度里面是他们做好了我们去做,或者在实践里面图像怎们处理,或者下棋怎么下,他们已经在工业创新领域,我们现在可以说距离不会太远,但并不能够有一个相对的突破,这就是我们的现状,所以我们在理论研究里面和工业创新里面,相对来说是乏力的。

问:搜狗目前在人工智能领域上面会有什么样的技术研究,未来将会运用到哪些领域当中?

王小川:我们希望更多有一些突破性的东西,因为语音识别并不是陌生的题目,不管是我们,还是讯飞、百度、腾讯,大家都觉得这是可做的,我们希望往下做一些在世界上大家都没有能够成功实践的东西。

搜狗两个核心产品,一个是输入法,一个是搜索引擎。如果我们往深里想,其中一个是让大家表达,打字系统是表达信息,把你智慧输出的一种方式;搜索是一种获取,我们是在信息的表达和获取里面。

我们知道表达的时候人光靠打字是非常有瓶颈的,我们可能有自己的表情,有我们肢体语言,在未来的世界里,我们不只面对手机,可能有IOT之后,万事万物联网之后,我们需要更多的设备进行交互,比如家里面的冰箱、电视机等等,这种我们在表达里面,就会从文字按键,走向语音,走向后面更多对人视觉上的理解,这是国际研究的难点。手势识别,基于现在的技术还没有到实用,理论上需要更多的突破,总的来说,我们会在表达里面会有很深的研究。

另外搜狗还有对文字上的理解帮助你获取信息,现在百度、谷歌等大部分还是给你链接,其实机器并没有读懂你要什么,给你几个链接,它也不知道对不对,就给你了。往下研究的题目,让机器更多真正理解文字,在文字中间能够进行抽象概念的理解和推理,这样未来通过智能云表达的时候,能够给你提供精准的答案,他能够知道你要什么,而不是给你一百个结果让你选择,这样机器能够懂你,提供你想要的服务,这是我们研究的中心。

 问:目前国内AI行业的计算机视觉和语音识别在国际上取得很领先的水平,很多资本和创业公司主要集中在这两个领域,你觉得主要是什么原因导致这么多资源集中在这里,而不是其它领域呢?

王小川:国际领先来讲,我也觉得应该叫跟进的状态,我并不觉得是叫领先,语音识别英文的有了,我们才有,视觉也是国外有了我们才有,我们不能叫领先。

往下资本集中在这儿有两个原因,正面的原因来讲,确实人工智能是未来非常重要的一个趋势和方向,我知道技术会带来两个作用,一个作用是本身能够通过技术提升效率,人工智能能够向人一样开始产生决策能力、判断能力,就像当年我们对物质操控里面,对能源使用里面,我们使得有起动机、汽车,能够让人从体力上做解放,把人从脑力上做解放是前沿方向,资本投入人工智能我觉得是非常能理解的事情。

另外一点,大多数资本,甚至包括很多互联网人,他们对于技术的理解是不够深刻的,所以它的技术要么来讲是一种恐惧,就是害怕未来机器怎么把人灭了,要不然也会产生过渡的光环和幻想,或者干什么事。

还有创业者自己很浪漫,不知道做什么,所以会有一些泡沫存在,现在我理解的有一些人工智能的公司,或者叫大部分人工智能公司是处于迷盲状态的,我自己手上有技术,就像有锤子找钉子一样,但并不知道解决什么样的问题,所以东试一下,西试一下,甚至为了去试的时候可能也没有用自己尖端的技术。

而且由于现在人工智能本身发展非常快,我们也看到前几年好像是拥有一些领先技术的回国创业的公司,技术就不领先了,我们就看到它语音识别的基础技术来讲已经是蛮成熟的,包括后面并行处理的能力,从谷歌的咖啡系统,和包括谷歌最新公开的这些系统,已经能够使得大家搭建这个平台里面,让淘宝搭个咖啡系统,500元钱帮你部署完成。这里面怎么继续保持领先,而真正能够把领先的东西变成行业应用,这个事情我觉得现在还需要更多的沉淀和思考

问:目前国内很多AI企业集中在场景应用方案上,您觉得从这些场景应用过渡到通用的场景解决方案需要多久?目前主要的门槛是什么?

王小川:现在通用的情况还不存在,我觉得以今天的人工智能技术,80年代开始有拦截技术,今天在计算力和数据的驱动下,它现在就能够在一个细分领域里面能够有机会把它给做好,但是要做通用的人工智能,现在理论上没有突破,像转移学习这件事情没有解决,现在像Deepmind可能在想研究,但是没有什么成果。我们给大家讲一个通用的例子来讲,下围棋AlphaGo很厉害,但如果把棋盘从19×19变成20×20,这个机器立马就傻了,什么都不会。但是人,像柯洁、李世乭在20×20的棋盘里面下得还是比较自然的。所以在这种机器里面能够把它的经验能够发现很多问题,现在还没有这样的技术。

问:以后在AI这个领域的投放上,这一年具体又什么打算?

王小川:AlphaGo这个事对内容是有一个反思在,因为事实上在前年的时候,我就已经意识到这个事,机器有可能下围棋,包括我们跟清华,包括跟内部做人工智能的团队都进行过项目的交流。但是很遗憾,大家都说太难,就没起来,所以这两年来我最重要的是提了这么一个大的突破性的事情。

所以我认为亡羊补牢,为什么我老是讲,自己没有做,参与评论总可以吧。但是后来我认为,对于往下的研究里面,更需要浪漫色彩的决心,面对人工智能挑战的时候,我们认为技术的发展非常快,我们相对而言要给我们团队更多的,一定要把这个高峰攀下来的勇气,否则面对这个题目的时候,大家知道难,你如果不认为自己能够做下来,这一块就会失败掉,所以我下边更多的扛旗。包括建设研究院的投入也好,包括内部也好,是需要有一种迎难而上的新的决心,这是之前做得不够的,还是有一种惯性,就是我们在成熟项目里面添砖添瓦,对挑战性的事情做得不够,因此往下我在立项的时候,更多不是说大家觉得这个事有信心去做才会去做,而是我们觉得这个事重要,就积累一切资源去做。

像中国造核弹,一开始觉得难,但是不把它当做必须得到的东西的时候,大家会松一口气,这是AlphaGo给我们的教训。这是第一件事,因此就是从核心内部立项里面会更加的坚定。

问:在内部情怀上面,在员工层面,还有公司层面上,会不会有一些什么变化?

王小川:在内部文化里面,我们之前也在搞黑客马拉松,黑客马拉松当时我们想提引入智慧,但是相对还不够聚焦,我们允许大家有自由的各种选题,所以往下我们再做,去年我们做的第二届,我们第三届想提一个概念叫智慧+,使得大家在内部做黑客马拉松的时候,都是以机器辅助人,或者直接做决策判断为命题,往下内部会搭建这样的平台,因为我们知道做机器学习,或者特别是像深度学习的时候,你需要很多并行的机群,一方面使得大家有动力去做,这是需要文化疏导,第二有能力去做,第三还要有条件,公司作为平台,会给员工提供试验环境,使得内部在人工智能方面再走一步。

问:这次跟清华合作,是不是把我们闭环走向一个真正开放的助推器?因为我们去过科大的基地参观,他们产业集群跟政府关系特别密,我觉得他们可能会申请下来一些国家项目,在项目推进上特别快,有外力的帮助,搜狗是不是要从纯的极客型的公司稍微有一点要动动那方面的脑子?

王小川:对,会在自己的产品上优先自己用,在开放性上我们内部会有保守的态度,我们内部会有很多的讨论,但是开放这件事情,其实是有限的,我们最终研究的题目是,开放不带来创新,开放和创新是违背的事情,如果要做大的创新得靠自个儿去做。

苹果一样,你说苹果把iOS开放给别人用吗?不开放,很多都是闭门去做,这样使得自己的迭代速度很快。而Android被诟病很厉害的地方,就是过渡的开放形成了碎片化,反而使得它往下进行创新的时候走不动。这个开放和封闭,我们有时候把开放过渡当成好词了,但是你看顶尖的互联网公司里面,如果开放平台是一件事情,如果说开放这个事情,它的意义是有限的。

问:您个人作为一个理科生,从个人的爱好,您对人工智能这块能不能梳理一些节点,某一个时间,或一个事件,人工智能到了新的坎儿或者新的阶段?

王小川:我们觉得来讲呢,好处是在垂直领域里面,重复性的劳动里面,有两点:第一,如果要干这个活,输入的信息相对是有限的、封闭的,比如下围棋,虽然棋很难,但是输入的信息无外乎就是19×19的旗格子,输入的信息就很少,输出的结果就很明朗,很确定,我就是走棋这件事,输入信息有限。这种领域里面,我们认为在未来一段时间机器都会把人取代的。

但是如果你要做一个决策所需要的信息来源是非常广泛的,这种领域里面,机器现在并不具有广泛信息、非封闭信息、开放信息的真正处理能力,就会变得很难。因此来讲,这种封闭性的脑力劳动,比如机器看片子,一看里面有肿瘤,它的经验,数据来源无外乎就是片子里面,这种情况下,机器有很大的进步。就是理论现在突破计算力,现在在垂直领域能够做到一个应用。

更多的一件事,AlphaGo对大家信心带来了很大的提升,如果在事件AlphaGo之前,你的病的诊断是机器做的,你心里面可能会犯憷,说机器能做吗,那是人的事。但是AlphaGo之后,大家觉得机器诊断说不定比人还靠谱、还权威,所以我认为这个像启蒙运动一样,这是心态上的巨大的调整,我们开始用新的视角去面对机器的智能它做的决策。所以人会造成的轰动,我们看内心里面,寻求重新找准我们自己的位置。

问:我看到之前吴恩达在前年的时候加入百度,这个事情对你前面开始大量投入人工智能有影响吗?

王小川:差不多那个时间,我们寻求能够有更好的方法发展,百度的做法我觉得宣传效果很好。

问:那个事情影响到您了吗?

王小川:我没有自己这样的节奏,但是竞争里面会考虑,寻求我们差异化的方法。比如让我们请这样的人过来,可能第一个来讲,他可能也不一定愿意过来,这是事实的情况。另外你压在他一个人身上肯定不够,所以我们会用其他的方法进行,所以我们觉得现在用清华这个平台去做,使得我们更容易吸引大师,或者吸引更多的大师我们会有更好的意义。

但愿,在人工智能领域创业的人能多一些类似王小川的务实者,我们见过太多追热点追到把一个行业搞臭甚至玩死的案例了。当然,也希望王小川真正把人工这件事儿玩出浪漫主义色彩,而不是过早的让一个尚未成熟的研究充满商业色彩。

以上,一个期待。

张朝阳和王小川拿出1.8亿元为人工智能情怀买单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